染清辉

这个月和上个月考试周,大四来临,又是夏令营又是看实习工作什么的。
太忙了点( ;´Д`)(T_T)

这个号是我近期的唯一活动号应该,别的号我都不会再上了(´▽`)

动如参商 六

夙愿



白衫红衣的人容貌俊美,十分显眼,如卧云雪,莫雨抱臂坐在其中一张桌子后,不意外地看到他手中提着得酒,挑了挑眉,做了一个落座的手势。

穆玄英笑着走近,肩上的鹦鹉扑棱起翅膀,飞到了莫雨身边,穆玄英把酒搁在桌上:“雨哥这方法也不是不行,只是你这宠物在浩气盟内可也是不少人都知道的。”

莫雨并不在意,鹦鹉在穆玄英的注视下歪了歪头,黑色的小眼睛里透着一种狡黠的神色,莫雨抚上鹦鹉小巧的尖喙,奖励式地洒了几颗豆子在桌上,引鹦鹉去吃。

穆玄英也时常在盟内喂信鸽,但是这灵气四溢的小东西和盟里的鸽子还是很不一样的,穆玄英询问地看了看莫雨,莫雨挑了挑眉:“很感兴趣?”

“雨哥的宠物,我这个做...

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复健这个号……
感觉马甲太多了,也会做人做得很心虚。
但是如果看着以前要填的坑那么多,我是绝不好意思再开坑的,陷入了森森的罪恶中,跪。

动如参商 五

清明


又是几日过去,天气不似前些时候好,倒微微阴了下来,但是没有下雨,穆玄英便起了个大早,在庭前练剑。

他自前几天夜晚与莫雨分别回来,夜里再未辗转,脱衣复入睡,把脸稍稍埋在被子里,自己的发间指尖,似乎还缭绕着莫雨身上若有若无的冷香,多年不见,此般亲密倒让他安心不少,自是好眠。

这几天里七星事务正是繁忙,他没有去打扰谢渊,只在自己先前做的事上继续帮忙,故连天璇影和可人二人也是数天未见了。

今晨,天璇影忽从庭前来寻他,看到他颇为认真的样子,细细观了观他的气色:“玄英倒是一如既往这般刻苦。”

穆玄英回身的时候便看到了他,早已收起手中剑,朝他遥遥作了一揖,此时闻言,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...

动如参商 四

夜会


清明将至,天气又微微转凉,这江崖上的风又回归了冷冽,吹得人骨子里发颤。

夜静如斯,袅袅夜雾从山谷飘起,慢慢笼罩在赤马山上方,月亮遮掩而去,隔着朱色木窗洒进来的月光暗淡下去,穆玄英早已去衣躺在了床上,却没什么睡意。

城池阒寂,连狼嚎都不曾再响起,他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,此时最是心绪麻乱,许久之前的事又在穆玄英眼前回荡,被子里早已温暖非常,但只是他偶尔一个回忆,便如觉睡在冰窟之中。

不是没有想过,想过若是自己和莫雨当时小心,若是自己能在稻香村带走莫雨,若是……

这些若是一点用都没有,他也只是在夜深无人之时,忽而想到莫雨之时,会不经意想想这些,这些分外让人无力的假设。

人都

动如参商 三

所执


离开主楼之前,穆玄英、可人和谢渊都沉浸在一种奇怪又微妙的气氛里,穆玄英觉得可人只是一如既往地当个看客,可谢渊的神色则让穆玄英心中尴尬不已,这让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接谢渊的下一句,左思右想了许久,也只能保持沉默。

好在谢渊竟也没在意这种沉默,他毫不意外地又叹了一口气,随即挥退了穆玄英可人二人,命他们先行清理战场。

两人得令出去以后,便在武王城外领着剩余的精锐开始打扫战场,沉默地收好能找到的所有浩气弟子的名牌,穆玄英心中涌起一种似悲似壮的情绪,江风停歇了许多,空中血腥味便又郁积起来,初初一闻就让人窒息哀痛。

他在尸山血海里穿行,鞋底衣袖上均沾了许多血,怀中的名牌也将他手中蓝色的包裹...

动如参商 二

禁骨 






人马加紧赶往南屏山的路上,可人跟穆玄英说了个大概。



谢盟主率人马归盟的时候,在盟内新筑公事武王城附近驻扎歇下,纵然早有防备,还是被南屏山隔江而对的恶人偷袭了个措手不及,此事本不必调用开阳卫,谢渊属下又竟是悍勇之师,只是无论如何武王城还在新建,不能让工事受损太重,而且谢渊竟派人来盟内调集人手,怕是有些棘手。七星又除却翟季真坐镇盟内,其余皆同谢渊一样,出盟处理事务去了,这才让盟内不免轮了个空。



穆玄英听到这个消息颇有些急,但是可人面上一贯无多的神色,他也就按捺下不必要的心思专心赶路。



开阳坛朱雀使都是盟内精锐...

动如参商 一

雏燕



时日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本是已入了惊蛰的好天气,春分已过,清明在望。浩气盟占据江南一处,更是风光亦好,落雁峰上落雁城,留雁过处早已无秋之高远,冬之萧瑟,甚是喧闹。

湛蓝便衫紧袖的年轻人立在落雁峰一侧突出的石台前。此处与正气厅遥遥相望,眺望远方,崖下远处便是绿浪起伏,竹叶西索的兰亭书院。年轻人很精神地把头发高高扎起,身上的大袖仍是嫌弃不利索地穿一半脱一半。

日头算是刚刚起来,还不高,却也已从远山山头脱出,红日甚是美丽,看似温暖却不带什么温度的光把年轻人还带有朦胧雾气,恍若沉浸在润雨里的脸照得昳丽起来。他手上没拿什么兵器,分不清是汗滴还是露珠的水从他下颚下缓缓滑
闲了栽花

关注的博客